内卷作为当下舆论场中的热词,最近在各行各业掀起一股讨论热潮。“内卷”(involution)属于舶来词,原本是农业经济学中的一个词汇,近年来,这一概念逐渐被引申到社会学、管理学、教育学等诸多领域,内涵愈加丰富。


内卷的本质是一群人争夺有限的资源,资源不变,当每个人都付出更多成本去争夺资源,内卷现象就更严重。打个比方:一群人站在戏院看戏,如果前面的人想要多看一点,踮起了脚,那么后面的人也得踮起脚,最后所有人都踮起了脚。看的东西没有变化,但是所有人都踮起了脚,比之前更累了,也因此,大家付出了更多的精力。甚至,引发了恶性竞争和持续内耗。


旁边新戏院嗅到了因为看戏环境引发的观众“内卷现象”,于是装修时特意安装了带有梯度的座椅,让大家不必踮起脚也能看到舞台全貌。刚一开张就生意火爆!老戏院终于意识到:除了演出本身,观众的舒适度和环境同样重要,于是他准备安装带有棉垫的梯度座椅。


微信图片_20201123092813.jpg


你看,其实广义的内卷本质不分好坏,即使它掀起了争夺和内耗,但它也同样促使进步和创新,让一批人发现一批人的本质需求。然而“内卷”现象落到教育行业,仿佛就变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问题。


中国每年每个地区好大学的招生人数基本都是固定的,原本大家一周只需要上五天课,每个学校都有一定的人数进好大学。突然有个学校利用周末时间为学生增加补习,最终这个学校的考生高考成绩亮眼,挤占了其他学校名额。其他学校因此慌了,督促学生增加补课学习,家长也开始给孩子报名很多课外辅导班。这个地区的“教育内卷现象”伴随着家长的焦虑和高考的残酷显现出来了。


哪里有需求,哪里就会有市场。因为市场的需要,家长的迫切,孩子对优质教育的渴望,不少课外辅导机构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落户在大街小巷。有意思的是,在成规模的补习机构中也会出现“内卷”现象,通过内耗与竞争,最终留下来的,一定是经历了血雨腥风和市场的优胜劣汰。但往往在这个时候,会有无数人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谴责那些给学生留作业的课外班,给孩子报11个补习班的家长,而把本地学生乃至学校对于高考名额争夺的“内卷现象”忘得一干二净……


微信图片_20201123092823.jpg


从1982年到2017年,我国就业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由5.8年提高到10.2年。其中,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者所占比重由0.9%上升到19.5%;小学及以下文化程度的比重由62.6%下降到19.2%。


对于大部分普通人来说,高考仍然是改变人生和命运的最佳方式。为了抢夺有限的优质资源,学生、家长、学校存在的“内卷现象”与教育行业的内卷现象并无差别。尽管它很残酷,却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发展。我国历史上的“科举制度”,虽然束缚了知识分子的思想,不利于科学文化的创新;但它也让广大庶族通过科举入仕做官,给封建政权注入了生机与活力。


“恶性竞争”、“持续内耗”在几年的后的今天被网络赋予崭新的皮囊——“内卷”,于是不少专家学者站在制高点宣判内卷带给行业的扭曲和改变……其实每一种现象的形成都有其形成的原因和客观环境。“内卷现象”本身不应该因为领域的不同被妖魔化,反而应该引起重视和警惕的,是如何避免、战胜和克服内卷现象带来的恶性循环和无法自拔。“内卷”本身根本不值得一提,而破解内卷的方式,制定规避内卷现象发生的规则,才是真正值得我们关注的!

在时间的进程中客观、辩证地看待一个问题,这不正是我们应该教给学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