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00720104448.jpg

宋欢老师

凹凸个性教育CTO(首席技术官)

科大讯飞最佳新人

豆神大语文产品总监






对于宋欢老师的采访,约了很久,他一直推脱。他说:“技术人员站在幕后就可以了,关于产品的内容介绍,看产品手册就够了,自己也没做什么,没有可采访的点……”


最终,经过小编冷酷无情(死乞白赖)地劝说,宋老师终于同意接受采访。


剃得短短的头发,篮球鞋,短T恤,宋老师不像是工作多年的CTO,更像是那个午后,坐在篮球场边休息的少年。此次采访也不像是正式的采访,更像是宿舍里中文系和计算机系两个同学的闲聊。轻松随意,天南海北,肆无忌惮。在此,小编截取其中可以发布的内容,以飨观众。


微信图片_20200720104459.jpg

部门会议


小编


“宋老师,您在公司主要负责什么?”

“负责制订有关产研的战略和愿景,把握总体产品方向,监督技术研究与发展的活动,并对技术选型和具体技术问题进行指导和把关,突破公司的产研瓶颈,用技术手段帮助公司跑得更轻更快。”

宋老师

小编

“哦,原来是这样。目前主要在做什么?”

“听说过OMO吗?有关OMO产品、技术方面的事都是我们部门在负责。在教育行业中,有四个时代:运营、研发、数据和智能,我们团队正在推动凹凸全面进入数据和智能的时代。”

宋老师



小编

“咱们最近有什么重要产品发布吗?”

“8月底会上线凹凸双师课堂教研教学系统,10月底会发布凹凸AI智能学。”

宋老师

小编

“您认为这两款产品有什么优势呢,或者说凹凸目前有什么技术优势呢?”

“对于AI产品来说,有两方面的优势:一是知识图谱的构建。像数学等理科科目的知识图谱,我们是不弱于当前业内头部教育机构或与之平齐的,在语言类知识图谱的构建上我们可以说是业内领先的。因为很多理科类知识都是包含关系和前置后置关系,可以说是一种线性结构。但语文或语言类知识完全不是这样。


为了攻克这一难点,我们与立思辰2000人的教研团队分析语文学习所具有的积累和能力两大特征,将语文学科复杂的半结构和非结构化为数据实体,用深度学习模型训练和自然语言处理逐步清洗和提取,最终抽离成包含五个维度并不断细分延展的立体网状聚合结构。通过这样的知识图谱,可以利于我们准确表征学生当前的学习程度,真正实现针对每个学生的个性化教学。


宋老师

“还有一个优势是我们的IP优势,也是我们做产品时的一个理念——有趣。我们正在构建学习的沉浸式场景。很多孩子都具有‘学习困难症’,需要克服很多困难才能沉下心学习。但玩游戏对于孩子来说是没有那么多困难要克服的。


我们正在打造游戏化的学习世界,通过闯关、积分、卡牌兑换、神兽收集等学习形式,让学生在每个知识关卡,都能看到自己的收获和进步。在学习过程中,我们打造了“嫚嫚”机器人小助手,有机器人语音引导,可以和机器人趣味互动,同时机器人记录学员整个学习过程,可以帮助回顾孩子的学习内容。机器人就相当于游戏中的NPC,引导学生沉浸式学习。”


当然,我们也自信通过知识图谱、游戏化的建设,不断动态校准学生的学习路径,让学生学习更有针对性。我想对于家长和学生来说,没有什么比‘花更少的钱和时间,有更多学习上的收获’更有吸引力的了。


对于双师产品来说,我们希望可以从‘参与’、‘效果’两方面着手突破、创新。一方面我们会通过分组对战、课堂互动、MR等方式激发学生的主动参与感,打破线上名师和孩子的空间距离,给孩子沉浸式的体验。另一方面,我们也会通过加入个性化学习元素,打造学习过程全闭环的产品工具,帮助学生更好的落实学习内容。在未来,我希望能通过我们的双师产品,让学生在小班课的场景中,被更多的关注,达到类似1对1的效果。”


宋老师


小编

“我在网上看到到程序员加班的问题,咱们目前还加班吗?”

“加班。这段时间很多‘同学’都是晚上两点才走的。”

宋老师


小编

“是一直这样还是最近才这样?”

“最近是这样。不过我们加班的次数还是挺多的。”


宋老师


小编

“最近为什么加班多呢?”

“推动产品尽快上线吧。目前教育行业正在进行OMO模式的转型,我们的技术团队正在建立一整套的体系,支持我们的教学、教研。目前整个行业应该说还没有完全成熟的OMO解决方案,我们希望能尽快推出可靠的产品,对我们的教学、校区管理、教研、学生管理等都实现OMO模式的转型,这是特别大的一个工程。我的工作法则是永远相信产品可以做到更好,可以有更多的创新。


说到这我得特别感谢下咱们的技术团队。所有人的加班都是自愿的,他们本身希望尽快实现这一套产品生态的建立。


从我这么多年工作经验来说,要做出一个好的产品,团队中所有人都不能掉链子,任何一个环节或细节出现问题,都可能延长研发周期。所以我们这段时间还是很拼的,不是因为有人要求加班,就是因为这帮人不甘于平凡,希望自己的作品是行业领先的。我对于拥有这些伙伴感觉特别骄傲,每个人都特别棒。

宋老师


小编

“您在工作中最辛苦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早上八点到第二天凌晨四点,持续有近一个月。那段时间我是快速的瘦了下来,瘦了有11斤。印象特别深的就是那时候感觉不到饿,也想不起来吃饭,基本上每天都是晚上12点才吃。”


宋老师


小编

“您是怎么和教育结缘的呢?”

“我是毕业后进入科大讯飞,当时负责的就是教育项目。面向高校、公立校等。后来在做公立校项目的时候和立思辰结缘,也是负责教育方面的项目,后来就来到凹凸。可以说我从在校的时候就开始接触教育项目,一直到现在,都在教育圈。”


宋老师


小编

“对于教育您有什么看法或愿景吗?”

“‘人人可享优质教育。’当然这是凹凸的理念,也确实是我个人对于教育的看法。除了好的教材、老师,我更希望每个孩子都能得到个性化教育。我们目前的公立教育体制是为了惠及最广大的学生,让每个人都尽可能的受到教育。但以‘最大化’的角度来做这件事会不可避免的忽略个体个性化的发展。其实这不是体制的错,资源有限或者说是经济发展水平有限,只能这么做。但每个孩子都是不一样的,都有不同的学习路径、方法、性格特点,需要不同的教育方式。


我觉得我们已经来到了个性化教育快速发展的时期,我期望,也正在努力,为更多的孩子们提供好的教育,提供让孩子成为更好自己的机会。所以我对于自己正在做的事充满了热情和憧憬。”

宋老师


小编

“对于未来您有什么规划、憧憬吗?”

“未来还是为我们的教研教学提供支持。最理想的情况下是我们在这一轮的产业升级中积累起技术优势甚至形成技术壁垒,但这不仅需要技术、团队、相关数据的支持,还需要灵感,对行业需求的把握,还有用户的反馈。总体来说我们的设计理念是不会变的‘有谱、有趣、有效’,剩下的就是按部就班。调研,分析,创新,做产品,迭代……”


宋老师


微信图片_20200720104506.jpg

部门会议


采访全部结束。宋老师的回答没有什么惊艳的地方,没有什么感人肺腑的经历。这可能是每一个埋头做事的人共同的状态吧。


你可能在格子间写代码,也可能是在屏幕前处理着一张张的照片,或者是在台灯下复习着昨天的课文。


普通的生活没有跌宕起伏。直到你的产品引起了轰动,你的作品惊艳了观众,高考后的成绩单让你的父母热泪盈眶,除去这些瞬间,我们的生活也总是平凡。


也许磕磕绊绊,也许崎岖不平,但不知为何,我们稳步向前走着,甚至忘记了曾经克服的困难,忘记了脚下的路并不平坦。


你以为是为了那一闪而逝的荣耀,其实已经把前行变成了习惯。